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又见IPO“一查就撤”!“阿玛尼”代工厂背后浮出神秘供应商

2023-05-04 20:15:12 1362

摘要: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张玫 陈锋 北京报道又见IPO现场检查企业“撤单”!近日,由海通证券保荐申报深交所主板IPO的羊绒世家审核状态改为终止审查。此前,1月6日,2023年第一批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张玫 陈锋 北京报道

又见IPO现场检查企业“撤单”!近日,由海通证券保荐申报深交所主板IPO的羊绒世家审核状态改为终止审查。

此前,1月6日,2023年第一批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抽签情况出炉,本批参与抽签的为2022年12月31日前受理的企业,共101家。被抽到的5家企业当中,就有羊绒世家。

羊绒世家IPO为何“撤单”?是否是因为面临检查的缘故?《华夏时报》记者先后向海通证券和羊绒世家致电并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代工阿玛尼赚钱

招股书显示,羊绒世家的实际控制人为蒋庆云与蒋巍,蒋巍为蒋庆云之子。蒋庆云、蒋巍父子合计持有羊绒世家52.83%的股份。

具体而言,蒋庆云直接持有羊绒世家10.34%的股份,蒋巍直接持有羊绒世家8.62%的股份;蒋庆云通过兴悦管理间接持有羊绒世家31.29%的股份,通过悦欣投资间接持有羊绒世家2.58%的股份。

披露的数据显示,羊绒世家2019 年至2022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为7.35亿元、6.48亿元、7.5亿元和3.1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986.76 万元、3582.76万元、6887.2万元和3107.21万元。

羊绒世家的收入主要由自主品牌、成衣定制及纱线业务三个板块构成。自主品牌业务是依托 “METTE”“SPRINGAIR”“METTE KIDS”等三大品牌的针织衫、衬衫、外套等产品;成衣定制则是公司对ARMANI(阿玛尼)、CAROLL、SUITSUPPLY 等国际大牌进行代工,销售成衣,而作为ARMANI代工厂也是羊绒世家最主要的收入;纱线则是公司直接销售羊绒纱线,其毛纺材料、纱线业务与新澳股份、如意股份、南山智尚具有可比性。

然而,做大牌代工厂的毛利并不高,并且羊绒世家的生产模式为自主生产与外协生产相结合,产品生产部分依赖外协。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公司境外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4.28%、60.72%、55.41%和58.72%。因此,国际政治经济环境、国家出口退税政策、主要进口国家的贸易政策、国际供求关系、国际市场价格变化等不可控因素的变化,都将对公司出口情况产生较大影响。

“神秘”供应商

羊绒世家递交招股书拟冲击深市主板,但神秘供应商问题一直受到市场的质疑。

招股书显示,羊绒世家2019年度前五大供应商分别为河北宇腾羊绒制品有限公司、元源(上海)贸易有限公司、河北亿潭羊绒制品有限公司、浙江东怡纺织有限公司和杭州纤悦纺织有限公司(下称“纤悦纺织”)。其中,纤悦纺织的采购金额为1875.1万元,但该公司报告期内就已经注销。

天眼查信息显示,纤悦纺织实控人为吴燕明,公司注册资本仅20万元,这样一家“小公司”却作为第五大供应商拿到了近2000万元的大单,并且纤悦纺织在与羊绒世家合作结束后就直接注销。

且纤悦纺织在天眼查上的地址为杭州萧山区河庄街道同一村,与杭州中澳亚盛羊毛衫有限公司地址完全一致,而杭州中澳亚盛羊毛衫有限公司是羊绒世家100%控股的子公司。

《华夏时报》记者拨打了杭州纤悦纺织有限公司注销前在天眼查上披露的电话,电话接通后,对方表示自己的位置在杭州萧山区河庄街道同一村,纤悦纺织已经注销,但并不知道纤悦纺织与羊绒世家控股子公司杭州中澳亚盛羊毛衫有限公司的关系。

处在同一地址的两家公司引发关联交易的质疑,公司在招股书中并未披露两家公司之间的关联交易或一致行动人关系。《华夏时报》记者就此问题向羊绒世家发送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多个海通证券保荐项目“撤单”

招股书显示,羊绒世家IPO保荐商是海通证券。

Wind数据显示,2022年至2023年2月17日,海通证券的IPO在审项目数量共有117家(其中联席保荐家数为5家),IPO材料主动撤回的有16家,撤否率为13.68%。在2022年以来有保荐记录的57家券商中列第13位。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2023年开年以来,截至2月16日,终止审核的IPO项目数量高达22个。

为什么一旦面临现场检查,IPO公司和券商常常主动撤回?河南泽槿律师事务所主任付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部分企业由于质量不过关,或者存在财务造假行为等,一旦面临检查,券商判断可能会收到监管函,所以撤回材料。对于券商来说,收到监管函就要被扣分,扣分会直接影响到考核,以及券商整体的年度评分评级,最终直接影响到投资者保护基金缴纳比例。券商出于对公司整体利益的考虑,并不会因为一个项目而影响整个公司投资者保护基金的缴纳比例,于是为了保险起见,会在检查时撤回申请。

付建表示,主动撤回申请说明发行人经不起监管的审查,“一查就撤”表明企业存在弄虚作假、信披违规的风险,从侧面也反映出上市公司的实力欠缺,可能会给企业声誉造成负面评价,难以取得投资者信任。

2022年12月2日,中证协发布的《证券公司投行业务质量评价办法(试行)》中,IPO项目材料撤回成为投行执业质量的重点减分项目。

券商作为保荐机构应怎样避免“一查就撤”的现象?付建对本报记者表示,对于券商来说,首先要规范风控制度,保证财务的真实性,以及信息披露的准确性和完整度;其次中介机构应当把尽职调查工作做扎实,尽调底稿严格按照要求整理。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